彼岸临窗-流年至此各天涯

在那个遥远的小村庄,才是生活最该有的模样。

/ 1076字 / 0

又是落日余晖,在夕阳的映射下,山坡上的枯草仿佛自燃了一般。山坡的旁边就是小路,村民们干活、回家都会路过这里。瓦鲁阿图是村里众多小孩中最年长的一个,每天放学回家,他都会把书包往这个山坡上一扔,然后吊儿郎当地从书包里拿出作业,趴在这片草地上写作业。有时候很用心,有时候便被天边的云彩迷住了眼。这一次,他好像没有用心写作业,路边每经过一个,他都会抬头望一下,然后看着远方,水天相接的地方。

这个村庄的油菜花是最美的,也是孩子们最喜欢的,每当油菜花盛开的时候,孩子们就会去油菜花地里捉迷藏,村民们看到自己的油菜花被弄折了,就知道这里,瓦鲁阿图那群孩子来过。不会生气,只会长叹道:哎,这群调皮的孩子。

放眼望去,并不是黄灿灿的一片,而是青油油的一片,夹杂着几分土色,喔,这是冬天,秋收过后的岑寂。这里是南方,雨多,但是雪少,瑞雪兆丰年,似乎,大雪纷飞,是每一个村民的期盼,似乎,大雪纷飞,是每一个村民最大的奢求。

天微冷,瓦鲁阿图很快就没有写作业了,收拾书包,回家了。他肯定清楚,明天周六,不用这么快写完。

夜,总是在人们最不经意的霎那来临。村,不像城,没有城的灯红酒绿,亦没有城的灯火通明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似乎,夜只属于农村。那遥远的小屋里,瓦鲁阿图和爸爸妈妈正一起吃晚餐,盘子里肯定都是阿图最喜欢吃的菜,哪怕只是一些粗茶淡饭。

瓦鲁阿图很喜欢下棋,每次晚餐后都会嘟着嘴跟爸爸说。而他的爸爸,每次都会答应,用最好的姿态迎战。可能,明天还有很多农活,可能,今天已经精疲力竭。如果这世界真有神灵,阿图的爸爸一定和神灵见过面。

清晨,又下起了小雨。

瓦鲁阿图还窝在被窝里,冬季的被窝格外暖和,就像青春的坟墓一下,外面的人是活的,里面的人是死的。

被妈妈叫了起来,早餐是阿图最爱吃的茶叶蛋和油条,每天早上,村里都会来一个老伯伯卖油条。对于阿图来说,雨越大,家前面的长河里鱼就越多。穿着蓑衣,阿图去河边钓鱼了。钓鱼这方面,村里估计没有哪一个小孩能比得上阿图了。钓鱼,钓的是心机。提钩太早,鱼会跑,提钩太晚,鱼会吃完饵料后游走。这也是阿图的父亲教的。

雨天,田间只有零星的几个村民,开沟排水。大多数人都会串门唠嗑,或一起看家庭伦理剧,或一起戳麻将,有说有笑,却不在乎输赢。

泥泞的小路上,有很多脚印,凹凸不平,这是村民走过的痕迹。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阿图长大了,种地的成本也高了,年轻人大多出外务工,独留老小守空村。阿图去了外地的大学,是村里最大的骄傲。村里也有改变,土路修成了水泥路,不会担心下雨出门了,只是,再也不会留下走过的足迹。

村里依然寂静,只是,这种寂静,再也不是曾经的那种寂静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