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岸临窗-流年至此各天涯

既然我愿意从头开始,我便接受了所有的不堪。

/ 1326字 / 1

最初,一时兴起,大概是两年前,我开始执笔,后来陆续收到腾讯原创保护、留言、赞赏等内测功能的邀请,如今,要说再见了。

时间真快,两年转瞬即逝。还记得当年,还停留在高中时候的文笔,写着一些稚嫩的文字,吟着一些打油诗,不过那时候的自己,真的很享受,很享受这种文艺情怀带来的错觉。虽然,文笔没有那么好,虽然,时间没有那么充裕,却因为钟爱而乐此不疲,因为坚持而流连忘返。

后来,突然地,经历了很多事情,那个自己,似乎,已经死了。世上最可悲的莫过于,坚持了一件很久很久的事情,却终有一天,你不得不放弃。就像爱一个人,就像憧憬一个国度。或许我们都曾有梦,只是后来,由于不堪的现实,很多的梦,还未及去沉迷,就匆匆被击碎。

由于自身的那道无法僭越的坎,天生对事物只有三分钟热度,所以后来,突然,从热爱,变成了敷衍,从坚持,变成了自欺欺人。后来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,没有执笔,没有更新。我总是如此,对新奇事物特别感兴趣,却只有三分钟热度。今年7月,突然地搭建了一个网站,还美名曰万卷书斋官网,后来,就只剩下最初的那个框架了。8月,再研究代码,开发了一个app,设计、改版、美化,失败了一千次一万次,但最终还是成型了,各个应用市场都能搜到。承蒙审核人员看得起,竟然通过了苹果市场的审核。几度兴奋,可能由于兴奋过度,对app的热情,突然地,就没了。果然,我只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。

对不起,让你们失望了。那些关注我的朋友们,那曾经一篇文章上千阅读的热度,那些下载我app的朋友们。

很多的梦,不是不能坚持,因为现实的百般阻拦,终究是会破碎的。让我又爱又恨的一首诗,是北岛的《波兰来客》:“那时候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后来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碎的声音。”心中燃起的梦想,却因为自己而陨灭。诚如是,诚可悲。

听很多长辈说教,人的一生,能够做好一件事,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。而我,却因为自己的自大和无知,因为自己人性的弱点,亲手葬送了,最好的时光。

字里行间,似乎有太多的辛酸和不甘,其实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虽然,很多的付出,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,虽然很多的梦死在了摇篮里,虽然早已遍体鳞伤,其实,这些经历过的,还有即将经历的,都是生命中必须经历的。所谓阅历,不过是那些最无助最孤独最痛苦和最美好的时光。那些杀不死你的,都会让你更强大。不是嘛?

司考刚刚结束,意味着我,距离司考,不足一年。好像,以后写文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呢。其实,那些让你淡化兴趣的现实,不过是你偷懒的借口。如果爱,总会有时间。就像爱情,即使相隔千里,也会漂洋过海去见彼此。所谓的距离,所谓的时间,不过是想打退堂鼓的幌子。

总有一些东西,要留给世人;总有一些东西,要自己带走。这些年的经历,对世界对人性有了重新的认识,此后,执笔问流年,坚持写作,去追逐,那些年未实现的梦。

既然选择了重新开始,我便接受了所有的不堪。一个无人问津的公众号,一个一无所有的我,还有一个伟大而又渺小的梦想。希望你能来,这一次,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。如果你也爱好写作,我们一起,去追逐属于我们的梦。

无所谓伟大,无所谓渺小,坚持自己喜欢的事,也是一种信仰。多年之后,你将记得,或将遗忘。曾经,你是那么喜欢一个傻小子的公众号。

©彼岸临窗 丨 南来北往,愿不辜负生活,不迷失方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